兴发娱乐官网

只为遇到你 第123章造人

小说:只为遇到你  作者:520  回目录  举报
  这不,程子恒他原本是兴冲冲回家送信的,等和家里说起此事后,就被父亲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,还没等他开口解释,庶长兄就笑眯眯扶了父亲,劝道;父亲,你可要保重身体才是,二弟读书辛苦,也许是一时耐不住寂.寞,这才回来小住几天而已。你放心,我这几日就带二弟到处走走,多给他准备些吃穿用之物,之后再好好送他回书院。

  听到这里,果然程老爷就收起了几分怒色,但扫向嫡子的眼神还是含了几分不愤,说道;你啊,要是你有大哥三分懂事,不需要我操心,我也就能多活几年了。

  儿子气死老爹,这罪名可是有些太大了吧!

  一旁的程夫人听到这里,就立刻就抹了眼泪,说道;老爷,您可不能这么说啊,子恒也是您的儿子啊,他若是不孝,怎么会跑去那个苦寒之地读书,明年就要大考了。您这话传出去,他日他就是中举了也要背个不孝的名头了。

  听到这里,程老爷也是觉得刚才自己失言了,犹豫了那么一瞬,想要说两句时…

  一旁的长子看到这里,就又跪倒磕头了,说道;都怪我不争气,只会打理生意,与铜臭为伍,否则我去读书,二弟就不必受这个苦了。

  看此,程老爷一把扯了最疼爱的长子起来,恼道;你说什么傻话,你整日打理生意,付出的辛苦,家里人上下谁人不知。更何况你二弟读书花费都是你赚回的银钱…………

  一旁的程夫人听此,顿时气得两手颤抖,开口就要骂人的时侯,却被一旁的程子恒拦了下来。

  他这一次出奇的没有,和之前那样暴跳如雷了,惹得自家老爹动用家法啥的,这一次他起身先同父亲行礼赔罪,之后才道;父亲,儿子先前不懂事,惹您费心了。

  如今儿子长大了,家里生意虽然不好亲手打理,但和大哥分担一二,还是可以的。但儿子也要力所能及帮衬一把。我在书院有一同窗好友,家里有独门手艺,用地蛋制作一种干货吃食,正风靡整个大芫呢?

  听说如今京都已经开始火爆售卖了,将来的生意必定是获利颇丰。但此时北荌洲那里缺地蛋,儿子好友就同儿子商量在泉州另建作坊。

  另一个好友家里出地皮建作坊,咱们家里酒楼铺子多,就负责售卖这一方面,红利分两成。儿子觉得这是个好生意,于是才特意回来一趟告诉父亲。若是父亲觉得这事错了,儿子这就立刻回书院,就当作刚才儿子的话没说过吧!

  “慢着!”

  不等程老爷开口,程老大已经是焦急的拦了话头儿,问道;二弟说的可是那个…粉?前几日有人从北地回来,带了一些,在会宾楼里摆席面,听说很美味,个个都是很夸赞的,难道就是这个地蛋…”

  程老大很是激动,双眼盯着程子恒,就怕他开口否定似的…。

  听完程老大的话后,程子恒慢悠悠喝了一口茶水,这才点头回答道;嗯,大哥说的不错,就是地蛋制作的粉条和生粉。咱们这里的地蛋一文钱五斤,八斤地蛋一斤粉条或者生粉,而一斤粉条或者生粉的售价都是在一两银子。听到这里,大哥觉得,这利润如何呢?

  听此,程老大一脸激动道;肯定是一本万利,简直就是一本万利!

  程老大身形高大,很有些翩翩君子的模样,但唯独一双眼睛有些小,这会儿小眼睛里的精光和贪.婪已经装不下了。看着就觉得可恶至极…

  而他生怕老爹拒绝,赶紧回身去求,说道;父亲,这生意咱们家一定要应下,一年不用多,产十万斤,就是九万两银子的利润,不出几年,程家必定是泉州首富了…

  听着程老大恬不知耻的话语,程子恒道;大哥,你是不是忘了?这是陆家的生意,我们程家和刘家只是携手合作,红利两成…”

  程子恒冷笑,同他平日笑呵呵的模样,很有些出入。

  然而程老大却没有听进去,还很不耐烦的摆摆手,多年来被父亲宠出来的骄横,让他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,这不,他说道;此事,二弟就不要参合了,生意的事,有我呢?你就好好读书吧,必定不会让你缺了读书的银子就是了。

  一旁的程老爷也是开始撵人,说道;行了,就听你大哥的吧,没你的事情了,你下去歇着吧。

  看此,程子恒也干脆,起身行了礼,最后一次说道;父亲,大哥,绝对不要招惹陆家,不仅是陆家子和儿子情谊深厚,陆家也有让人招惹不得的本事,若是最后生了什么难堪之事,别怪儿子没有把话说在前边。

  哪知,对于程子恒的提醒,这俩个人却不当一回事,只是不耐烦道;行了,合作生意而已,各凭本事,不会让你难做人。你赶紧歇着去吧,我和父亲商量生意,反正生意这事情你也不懂。

  程老大急不可耐的赶人,那架势好似他才是这座府邸的主人似的。真是好笑…

  看此,程子恒沉默了,之后扶了扶老母亲到了后院,程夫人气得抓了儿子的手掉了眼泪,直道;儿啊,这么多年让你受委屈了。娘…”

  听此,程子恒也是叹气声连连的,他的娘亲当年也是十里红妆,带了十八家铺子风光嫁进程家的,只以为书香门第的程家新晋秀才会和她恩爱一生的,谁知道呢?没几日藏在外边的妾室就大着肚子进了门,她连气带病,好不容易生了嫡子就卧chuang多年,因此她们的十八家铺子便落到了妾室手里,如今妾室死了,又到了庶长子手里…

  这让他们如何不恨呢?果然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……

  这会,程子恒问道;娘,铺子的契纸,还在你手里吗?

  听此,程夫人回答道;当然在,这是娘的嫁妆,以后都要留给你的。

 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干嘛突然说这个,也不晓得儿子要做什么,但当娘的,没有什么不能给自己儿子的…

  对此,程夫人冷笑道;还有铺子里的人手,这么多年,那贱人母子千方百计想要换掉了,但娘又花钱买下了他们的身契。

  还有

  那贱人母子从来不知道送到他们手里的账册,还有一份送到我这里。她们吞进去的银子,我可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的…

  听此,程子恒道;嗯,娘,这事你不要cha手,就让大哥他去折腾,我自有安排的。娘,家里损失银钱不要紧,但是一旦大哥怠慢了陆家和刘家的人,娘切记一定要立刻派人告诉我一声。

  程夫人刚要应声,突然想起什么,小声问道;儿啊,这陆家是不是有好姑娘…

  没等自家娘亲说完这话,程子恒道;哎呀,娘,你可别乱猜。我和陆谦是好友,陆家确实有个姑娘,但…总之,我是当她亲妹妹一样看待,您看我身上的长袍,就是她给陆谦送东西的时候,给我和刘兄一起捎带过来的,她是个很好的姑娘。

  但凡是作母亲的,在听到人家待儿子好,怎么会不会欢喜,再看儿子神色里却没有半点羞涩之意,就猜到儿子确实没那个心思,于是就忍着那么一点儿淡淡的失望,笑道;嗯,好,将来有机会见到这个陆姑娘,娘一定好好谢她。

  听此,程子恒道;好,娘你也要保重身体,不要和父亲争吵。以后…都会有结果的。放心…

  母子俩又说几句体己话,程子恒就离开了母亲的屋子里,走回自己的院子里去了。

  虽说他是嫡子,但父亲硬是说庶长兄平日要结交生意朋友,最好是体面些,于是就把家里最大的院子给了庶长兄,他从未说过什么,即便那些本该属于母亲的嫁妆也被长兄花言巧言拿了过去使用。

  但积蓄了多年的力气,他如今终于等到了机会,等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一切后,也是让每个人回到原位的机会。

  身边心腹小厮眼见主子站在廊檐下,不肯进屋,就小心劝慰道;主子,早些歇息吧,明日还要赶路回书院呢?

  程子恒胖大的身子却是没动,半晌吩咐道;喜子,我明天会和母亲说声,把你爹和兄长都安排去酒楼,以后让他们给我盯紧了,有事情就尽早禀报给我。

  听此,喜子道;是,少爷放心。

  喜子赶紧应下,之后看主子还是不肯动步,他也是不敢催促。

  也在一旁陪着他站着,静静的等待着…

  而此时的程子恒确实是,望着天上的月亮出了神,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好多时日了。这个时候的陆家院子里怕是又开了晚饭桌儿,那些香甜的饭菜,热闹的家人,真是分外让人怀念啊。

  于此对比,再看看,自家冷清的院子,时刻需要防备算计的家人,真是天差地别一样。

  其实若是可以让他选择的话,他宁愿做个陆家人,哪怕像是初一哪样的马童,也比好比生为程家子要幸福自在的多了…

  正如程子恒想的那样,陆家这会儿正吃晚饭。虽然陆Lao二回来了,但是走了冯莫寒主仆三个,外加刚离去没多久的陆老大夫妻,这会的饭桌儿到是安静的厉害。

  而韩姨母和江大娘红梅都是守着仆役的本分,怎么都不肯上桌子一起吃饭,连带着青花青玉两个,都是在灶间开了小桌子单独吃了。

  所以,整个堂屋就剩了陆家老少三口外加一个初一就这么几个人,哎,看此,筱芸只好强打精神给在座的几人夹菜,轮到自己时,却是数着米粒下肚儿,怎么都吃不下去…

  其它的人家也是如此,平日里嫌弃儿孙们吵闹,恨不得把人撵出去清静几日的,而这会如今倒是想儿孙想的抓心挠肝的。哎,人啊,真是矛盾的动物啊!…

  别说家里老狗Ri守着门户,盼着主子人们突然回来,就是母鸡们都感受到了家里这会的低气压了,少了生蛋的热情啦。

  而这会,老冯爷几个老人家也凑到一起,说起这事来,都是愁眉不展的,算来算去,老熊岭的人口还是太少了啊。

  总共十八户人家,加在一起也不过一百多人而已。这次分走的人数就有三四十号人口,都是家里的壮劳力,开春之后活计都上来了,怕是人手就更加不够了…

  哎,其实说来说去,还是那句话,人多力量大。过日子过得就是人啊,没人就没一切。

  既然没人,那就有一个办法了。

  生,生孩子,多生孩子!

  于是家家户户老人就同儿子儿媳隐晦下达一个任务,多做夜间运动了。

  反正左右冬天也快到了,白天早上下了第一场雪,而打猎也已经到了尾声了,这会田里也是连鸟雀都没一个的。

  所以啊,夜里除了做些少儿不宜的运动,也再没有什么别的活计可干了…

  因此,大家伙晚上如此辛苦,白日里免不得要打个哈欠,偷个懒的,小媳妇儿们凑在一块就要打趣几句,闹得脸皮薄的小媳妇儿个个脸蛋红的同晚霞一样。

  好在众人还记得筱芸是个没出嫁的闺女,从来不在她跟前说起这些琐事来。

  也因为这样,筱芸倒是不知道这些琐事,因为此刻她的脑子里就俩字,“银子!”她现在只想好好赚钱的,没钱傍身怎么也不舒服…

  不说这会老熊岭是如何忙着造人了,这边的京都情况则是………

  京都里卖玩偶的银子给了陈信开酒楼,怕这钱只有不够,没有剩余的。家里的存款,她又几乎都给大哥带去了南边开作坊了。毕竟出门在外,穷家富路,虽然有刘程两家合作帮手,也不能用一两银子都同人家借吧。

  这样算下来,陆家铺了这么大的框架,这会钱匣子居然是空空如也的。

  飞卢小说网 b.faloo.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!,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
只为遇到你书评: